首页科幻灵异超能吃的我恋爱了 (作者:今斐)
加入书架推荐本书错误举报

章节目录 82.辣子鸡清汤面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 脑袋的手术刚做完警察就上了门。<a href="http://www.sthuojia.com" target="_blank">www.sthuojia.com</a>

    要说起来,脑袋跟这俩警察还真是有缘分, 上次也是因为有人报案警察上门检查, 慌乱之中脑袋才会失踪。

    不过凡事有因就有果且福祸相依, 也亏着脑袋走丢, 才能去到博物馆, 捡了具真的切合自己的身体回来。

    可能是刚做完偷盗的事情,见到警察上门大家心里都有点莫名发虚。

    还是夏川心态稳,上前对着两个警察笑笑, 礼貌问道:“警察先生,请问是有什么事情吗?难不成又有人报案说我们这边有杀人犯?”

    两个警察当下摇头,摆手笑道:“不是的, 不是的, 我们只是例行公事过来看一下, 也想着跟你们增进一下警民感情。”

    年轻的警察还想说点什么, 年老的警察拉了他一把,自己往前走了一步,然后压低声音笑着问他们:“博物馆最近丢了一具尸体,你们知道吗?”

    脑袋闻言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, 见没人注意到自己又莫名心安。其实想想也是,现在的他可不是没有身体的脑袋,而是一个看起来相当正常的人类。警察估计做梦也想不到, 他们要找的身体其实远在天边近在眼前。

    想通了这一点, 脑袋的胆子就大了许多。他往前走了两步, 来到警察面前,笑嘻嘻的赔笑道:“知道知道,我们都看新闻了,说是有线索就给提供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,对对,是的,现在全东城都在努力寻找这具古尸,就是不知道偷盗者有什么异能,监控居然全都坏掉没有拍到他们的样子。要说如果是开车去了博物馆或者是用其他的工具搬运,沿途的监控都应该拍到,可是一点线索都没有,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,总不能是在天上飞吧?”警察只是随口说了一下情况,却没想到自己其实已经窥探到了事情的真相。陆多喜下意识摸了摸自己手上镯子一样的角龙,听警察这些话就知道他们并不清楚事情是他们干的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说起来还真挺古怪哈,不过我们确实没有见过那句古尸。要是有什么线索,我们肯定立刻通知你们。”脑袋信誓旦旦来了句,看起来就是一副好市民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你们了,我们就不打扰你们先告辞了。”交代完这个之后,两个警察就要走。刚走没几步,年轻的警察忽然回过头,盯着脑袋看了两眼:“上次来好像没见过你,看着有点眼生。你也是这家店的店员吗?”?

    脑袋没想到他的记忆力居然这么好,不过这个问题可难不倒他:“是呀,我今天刚应聘过来,还没正式上岗。咱家的菜味道不错,价格也实惠,要是有需要欢迎你们来品尝。”

    脑袋说话相当热情,还真像个过来打工招呼客人的服务生。

    老警察拉了年轻警察一把,对着他们摆摆手,笑着说了再见。年轻警察虽然心里还有些疑惑,但是到底也没有纠缠。

    没有证据的事情,总不好一直扯着不放。

    “哥,我真觉得这家店怪怪的。你说的真的不是他们偷了尸体吗?”回去的路上,年轻警察忍不住说了一下心中的疑惑,总觉到这件事儿跟陆多喜他们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老警察其实心里也有同样的想法,干警察的年岁多了,有时候直觉这个东西真是说不准。被告知说要求他们参加寻找古尸下落行动时,老警察几乎第一反应就是想到了这家餐馆。

    不久之前,他们因为接到居民报警来到餐馆。当时外面确实看起来是血流成河,眼睛不会骗人,谁都做不了假。

    虽然后面经过调查一无所获,但是老警察跟年轻警察的想法其实一样。抱着负责任的态度,他们第一时间来到了餐馆查看情况,不过目前什么证据都没有,总不能拿着直觉来判案。

    “咱们该做的都做了,有些东西,不该触碰也确实不能碰。行了,别多想了。我看上面对于这件事也是遮遮掩掩,估计是不想太多人知道吧。”老警察叹口气,拍拍小警察的肩膀笑着说道,“走吧别想了,哥哥请你撸串儿,咱们以后尽量少来这家餐馆吧。”

    年轻警察点点头跟在老警察后面,却总也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观财大饭店。

    观财棺材……

    怎么会有人取这么个店名。总觉得,那个店看起来有点阴森古怪呢......

    送走警察后,餐馆里的人才算彻底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陆多喜大步走进了厨房,系了围裙打开冰箱,从里面拿出了今天配送的鸡肉块。

    脑袋说想吃辣子鸡,他就真的给做了辣子鸡。

    辣椒都是用的湖南来的辣椒,过油煸炒,又辣又香,闻着就让人想流口水。

    别人家炒盘辣子鸡,最多用个一两斤的鸡肉块。但是到了陆多喜这边,没个一二十斤还真撑不起场子。

    早在陆多喜炒辣子鸡的时候,夏川就很自觉的接水开始煮面条。要说辣子鸡这种东西,鸡肉香辣嫩滑,不管配米饭还是配馒头都是香得不得了。然而现在这个时间,蒸馒头或者是煮米饭都不太现实,还是下面条最快。

    火烧的很旺,锅里的水很快就烧开。不用陆多喜操心,夏川已经从冰箱里拿出来之前入多喜做的手擀面。

    正常人是两人一包就够,可光夏川自己就得吃个十斤八斤,一锅根本煮不过来。

    好在面条熟的也算快,等到陆多喜炒好辣子鸡装盆,夏川的面条也煮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单是一盆辣子鸡未免看着有些单调,陆多喜又搞了一点莴苣切片清炒,脆脆香香的最是清新爽口。

    从前的几十年,脑袋都是飘在一边看着别人吃饭。他早就忘了咀嚼是个什么感觉,饭菜又是什么味道。

    再次坐在餐桌前,用新的身体拿着筷子夹起辣子鸡送到嘴里,脑袋心里感动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不多时,大家就看见脑袋泪眼婆娑,落了眼泪。

    老章笑着吐槽他:“嘿伙计,我说你至于吗?不就是吃个菜,至于这么感动吗?”

    脑袋擦了一把眼泪看向老章,一面哭一面解释的:“我是很感动没错啦,但是真不至于哭。我之所以哭,实在是因为这个辣子鸡真的太辣了,老天爷,我觉得自己要喷火了好吗!”

    大家先是一愣,随后爆笑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这个辣度对于他们来说还可以,但是脑袋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吃过饭,也没有尝过味道,味蕾就像个小婴儿一样,被辣哭还真是不能怪他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