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都市言情名媛娇妻太惹眼凌霄 (作者:盛莞莞凌霄)
加入书架推荐本书错误举报

第五百五十章 boss盛小姐怀孕了

什么意思?
盛小姐怀孕了?
而且看唐元冥紧张的样子,难道孩子是他的?
冯越眼底掠过抹异样,随即对唐元冥冷道,“不必唐少操心,我们一定会照顾好盛小姐。”
说完,扶着盛莞莞上了飞机。
冯越转身又看向唐元冥,这时唐胜文说道,“怎么,还想让我给你们一个交代吗?”
冯越笑道,“不敢,只是我们BOSS留了几句话让我带给您,废工厂那五条人命,是令公子的手笔,如果这事彻查到底,对唐家恐怕影响不小。”
唐胜文脸色沉了沉,“他这是在威胁我?”
冯越笑道,“不敢,我们BOSS的意思,是让唐少离开海城,不然这件事没法收场。”
说完不管唐胜文脸色多难看,冯越欠了欠身,终于保持微笑地说,“话我已经转达,望您好生思量,告辞。”
三辆直升机随着冯越离去。
这时唐胜文大步走到唐元冥面前,抬手就甩了他一耳光,指着他的鼻子大骂,“看看你做的好事,老子的脸都被你给丢光了。”
他转身从身后的男人手里抽过一根拐杖,狠狠打在唐元冥后腿的腘窝上。
唐元冥双腿一软,朝地上跪了下去。
唐胜文仍然不解气,狠狠往唐元冥后背砸了几棍,“成天就知道跟我唱反调,跟我作对,海城什么样的女人没有,你偏偏看上盛莞莞,你这辈子就毁在这个女人身上了。”
唐元冥默默的承受着后背的疼痛,眼底布满了浓烈的恨意。
唐胜文一棍又一棍往唐元冥身上打,如何都解不了心中的怒火,“十年,整整十年,就到最后关头了,马上什么都有了,你给我出差子。”
唐元冥紧紧攥着拳头,在唐胜文最后一棍打下来的时候,他伸手握住了那根拐杖,目光阴冷怨恨的看着面前的中年男人。
“你当年答应过我,只要我进部队,就同意我娶盛莞莞。盛家出事,你为什么不肯出手?”
“我从部队出来,你又以执行重要任务把我调走,眼睁睁看着盛莞莞嫁给凌霄,你可对得起我?”
唐元冥猛然将拐杖扯过来,狠狠砸在地上。
唐胜文后退了几步,看着唐元冥在他面前挺直背脊站了起来,“为了荣誉,你连你儿子都可以出卖。”
唐胜文目光凌厉,带着上位者的强势,丝毫没有身为一个父亲的慈爱,“出卖?这是你自找的,那次任务对我们有多重要你不是不知道,因为你中途逃离造成了多少伤亡?”
“这十年你参与了多少事,你以为你们想退出就退出?我告诉你,你和你的战友们没得选择,要么继续,要么就死,没有退役,只有逃兵。”
唐元冥冷笑,“那我就当个逃兵,你们继续你们的荣耀,我不奉陪了。”
唐元冥转身就上了直升飞机。
唐胜文大怒,“你这个废物给我站住,为了一个女人,十年的努力说放弃就放弃,我就是这么教导你的?”
唐元冥笑了笑,笑容十分悲凉,“爸,那只是你想要的东西,而你从来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。如果你还顾念我们之间那点父子之情,就放过这些在前线用生命为你们争取军功的军人。”
说罢,唐元冥关上了机门,“起飞。”
唐胜文冲上去怒吼,“你要去哪里……逆子,你给我回来。”
机叶飞快地旋转,直升机带走了唐元冥。
唐胜文站在楼顶,看着渐渐远去的直升机眼眶赤红,嘴里不断的重复着,“逆子,逆子……”
盛莞莞被送到医院时,人已经昏迷。
深夜,凌霄风尘仆仆的赶到医院,冯越将查检结果递给他,“盛小姐……怀孕了。”
凌霄如同当头一棒,身体僵在那里。
唐元冥的声音不断在他的耳边响起:
“其实莞莞早就是我的女人了。”
“这两次她总喊肚子痛,可能是怀了我的孩子。”
这些话不断在凌霄脑海响起,就像一根根尖锐的针,狠狠扎进他的脑袋,疼得他脑子“嗡嗡”作响。
他和盛莞莞在一起时,从来没有想过要孩子,所以每次都有做安全措施……
莞莞为什么会怀孕?
怀孕,孩子……到底是谁的孩子?
“BOSS?”
冯越见凌霄脸色特别难看,心里非常不安。
难道盛小姐肚子里的孩子,真不是BOSS的?
“出去。”
凌霄抽过上面那张B超单,脸色冰冷地道。
冯越心疼凌霄眼下的那片青色,却什么都不敢说,默默的退了出去。
凌霄看了一眼B超单,在病床边坐了下来。
盛莞莞睡的并不好,眉头紧皱,脸色苍白,她的手紧紧攥着身上的被子,看上去很不安。
凌霄眼底掠过抹心疼,抬手扶平了盛莞莞皱起的眉头,然后掀起她身上的被子,一粒一粒解开她身前的扣子。
他并没有发现,盛莞莞的手在一点一点收紧。
盛莞莞在凌霄到来前就已经醒了,她听见了冯越和他的对话。
凌霄在听见她怀孕的时候,没有丝毫的喜悦,这让盛莞莞的心揪疼起来。
他果然并不期待这个孩子的到来。
但在凌霄伸手扶平她紧皱的眉头时,这点心酸又一扫而光。
但很快,她就觉得全身冰冷。
他掀开了她身上的被子,一粒一粒解开她的扣子,掀开她的衣服。
身上的凉意,寒到了盛莞莞的心里。
她睁开了双眼,看着眼前的男人,眼底有委屈,有失望,有浓浓的悲哀。
凌霄没有碰她,只是看着她身上的痕迹,冰冷的眼睛渐渐出现一条条红血丝,英俊的脸绷得死紧,看起来很可怕。
盛莞莞想,他一定是介意的,否则脸色不会这样难看。
是啊,哪个男人会不介意?
凌霄没有发现她醒着,而盛莞莞选择闭上了眼,那一刻眼泪不争气的从眼角滑了下来。
不知过了多久,凌霄才帮她将扣子扣上。
目光再次落在盛莞莞脸上时,凌霄发现了她眼角的泪水。
他知道,她醒了。
但是,凌霄此刻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,他连自己都安慰不了,如何能安慰她?
凌霄头脑很乱,目光沉痛而复杂,眼底还有嗜血的杀戮:他要让唐元冥死无丧身之地。